◎關於『愛在波蘭戰火時』-卡廷森林屠殺事慘案 ◎關於『愛在波蘭戰火時』-卡廷森林屠殺事慘案 這次震驚世界的飛機失事,波蘭總統卡臣斯基(Lech Kaczynski)與罹難的數十名波蘭官員共有96人喪生。他們原本是計畫參加一個重要典禮,紀念70年前二戰期間遭蘇聯屠殺的2萬2000名波蘭軍官。當時,這些人在鄰近的卡廷森林(Katyn)及俄羅斯、烏克蘭等其他地區,遭到蘇聯史大林政府的殺害。關於人類歷史的悲劇,限於我的學養見識不足,實在無能力為文詮釋。只是,去年看完描述這個卡廷森林悲慘事件的電影-『愛在波蘭戰火時』,內心澎湃久久不能自已。此刻,順勢就在網路上蒐集部分文章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願意跟我一樣耐心讀一讀這些文章,也一齊來搜尋台灣的歷史影像,進一步了解台灣歷史的真相,努力思考台灣命運的未來走向。-justinrio 20100412 ◎愛在波蘭戰火時-卡廷森林屠殺事慘案 這段屠殺歷史曾經拍成『愛在波蘭戰火時』影片介紹 1939年二次大戰期間,德國、蘇聯聯手瓜分波蘭,蘇聯並佯裝對波蘭軍隊示好,以爭取他們的投效。安娜的丈夫安德烈是名波蘭軍官, 他奉上級之命投效了蘇聯。無論安娜和女兒如何懇求,他最後還跟著部隊離開了家。安娜帶著女兒逃往南部克拉科的婆家避難,不料卻遇上了德軍與紅軍的東西夾擊。此時,一名蘇聯軍官救了安娜,並希望安娜能嫁給他,但遭到了安娜的斷然拒絕。  歷盡千辛萬苦,安娜終於回到了婆家,卻發現在大學教書的公公,已遭到了德軍的逮捕。安娜只好暫時到照相館工作,並藉著與丈夫的書信往返,一解相思之苦。然而丈夫安德烈突然失去了聯絡,頓時讓安娜心急如焚。某日,同袍帶來了安德烈的死訊,但任憑安娜翻遍所有死亡名單,就是全然找不到丈夫安德烈的名字。憂喜參半的她憑藉著她的直覺,總是堅信丈夫仍然活著,直到她輾轉獲得安德烈遺失在波蘭、蘇聯邊界卡廷森林中的一本日記。究竟安德烈人去了哪裡?安 開幕活動娜 最後能找到他嗎?!安德烈的日記裡究竟寫了什麼秘密?一樁驚天撼地的世紀秘辛,即將揭開。(波蘭,118mi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vpN4r7mjx8&feature=related ◎波蘭總統專機失事 機長過失疑主因 2010/4/11 調查人員11日急著判定,是否是機長過失才導致蘇聯時代出廠的飛機失事,導致波蘭總統卡臣斯基(Lech Kaczynski)與另外96人喪生。(法新社提供) 調查人員今天急著判定,是否是機長過失才導致蘇聯時代出廠的飛機失事,導致波蘭總統卡臣斯基(Lech Kaczynski)與另外96人喪生。卡臣斯基與罹難的數十名波蘭官員原本計畫參加典禮,紀念70年前二戰期間遭蘇聯屠殺的2萬2000名波蘭軍官。不料他們搭乘的圖波列夫154型飛機,飛近俄羅斯西部斯摩稜斯克(Smolensk)的機場時在濃霧中墜毀。這起災難讓波蘭上下都為之震驚。數萬名哀悼者昨天在華沙總統府前及附近的皮蘇特斯基(Pilsudski)廣場演唱國歌、揮舞紅白色的波蘭國旗並點燃如海的蠟燭,獻上的鮮花幾乎要把人淹沒。 ◎『愛在波蘭戰火時』電影首映記事文章: http://blog.udn.com/chickies/2255377 今天的首映會波蘭代表也有來參與,他為我們說明了「卡廷大屠殺」的始末,這段歷史在對台灣而言可能不是那麼的熟悉,在波蘭人心中卻是無法跨越的痛,敏感程度恐怕可以跟台灣的 二二八事件相比。 波蘭在二戰中同時遭到納粹和蘇聯的入侵,分別佔領了波蘭西側和東側的國 土,從此波蘭自歐洲地圖上消失,被滅國的沉痛已經是難以承受,軍隊的暴行更是淌血的歷史傷口。納粹俘虜士兵和平民送進集中營,而蘇聯則是俘虜了近兩萬民軍 官,並在1940年將她們送往位於莫斯科和波蘭中界的卡廷森林集體屠殺,其後蘇聯政府拒絕承認這個 事件,反而和納粹互相控訴這是對方的暴行,就連戰後的紐倫堡大審也刻意忽略了這個?好房網鞳A甚至連波蘭的共產政府對民間也堅持這件慘案是納粹所為。在波蘭,「卡廷」這個字眼很長一段時間是無法在公開場合談論的,文獻中甚至直接剔除這個字眼!直到1989年波蘭共產政府垮台,波蘭人民才有權力追求這個歷史真相,而蘇聯政府最後也承認卡廷大屠殺是由史達林下令執行,終於還原了歷史真相。然而,真相並不能喚回死 去的靈魂,也不能撫平家屬心中的傷痛,戰爭帶來的黑暗,從來都不是可以輕易跨越的…… 片名雖然叫做「愛在波蘭戰火時」,但片中強調的並非單純的男女之愛,而是像「母親」一般,將大部分的鏡頭 放在那些等待丈夫、孩子、兄弟、父親的女人身上,甚至是家國之愛,戰爭片總是這樣,我們看著一樣的悲劇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不同的國家上演,總是夜半時 分出現的秘密警察,身邊的親友轉眼便消失,最後一面總是那麼的短暫,離開的人駭怕未知的命運,留下的人守著遙不可及的希望,在「母親」中,佳代在物資缺乏 的貧苦環境奮力生存,而本片,女人在戰敗的屈辱和敵軍的威脅統治中掙扎,沒有消息時要不斷的自我鼓舞相信愛人還活著,消息傳來又要祈禱自己的親人不在死亡 名單,不管怎樣都是膽戰心驚,而那些死去的人們,他們非正規軍人,大都是波蘭的菁英分子,可能是醫生,工程師,學生,死後卻只留下在卡廷森林風吹日曬的殘 破軀體,以及在波蘭大街小巷被廉價播送的姓名。摯愛的人消失了數年,不得好死已經夠淒涼,還只能在毫無感情的廣播中聽著他的名字和遺物被赤裸裸的公開,沒 有特殊關係的人連遺物都拿不倒,因為那是歷史懸案的證據,將被封存,等著還歷史一個公道,卻無法給家屬一個思念的憑據,就這樣消失了,這個人,每天說服自 己相信,相信到後來連在相信甚麼都忘了。 納粹在波蘭的暴行絕對也不亞於蘇聯,知識分子被送進集中營,某一天一個快遞傳來的就 襯衫是死訊,老婆婆信誓旦旦的說:「我已經失去了丈夫,絕對不能再失去兒子!」話說的鏗鏘有力,但結果來時也只能接受,沒有國,就沒有家,失去了庇護的個體再多的欺凌也只能接受,因為曾經景仰的高塔垮了,兒子垮了丈夫垮了總統也垮了國旗也被撕爛了,這就是任由人踐踏的感覺。在戰俘營的將軍鼓勵弟兄:「沒有永遠贏的戰士,我們要接受失敗,等到下一次重新出發!」可 惜戰爭不是體育競賽,沒有勝不驕敗不餒的精神,敗者為魚肉,任人宰割,不論是德國屠殺猶太人,日本屠殺中國,戰爭的本質是相同的,吃乾抹淨,沒有人會傻到 留給你東山再起的機會,好殘酷,不想接受,那為什麼這種歷史卻不斷的重演? 最痛苦的莫過於新的波蘭政府竟然隨蘇聯起舞,一同睜眼說瞎話,甚至,波蘭人幫著兇手欺侮波蘭人,說出實話的人被自己的同胞殺害,這些人也是守護信念的黑暗騎士,只是當沒有特異功能沒有龐大財力時,要多少的無名英雄犧牲才得以保全一個信念?卡廷森林屠殺的人數 可以計算,但為了還原卡廷真相被屠殺的人卻不計其數,他們連留下名字的機會都沒有,在自己的國家被自己的手足迫害。將軍夫人對投敵者高傲的說:「即使你的 想法和他們不同,你的行為卻和他們是相同的,想法不同並不代表什麼。」我想這正是異議份子的心聲,明明大家都心知肚明,蘇聯是兇手,明明大家都了解,這群 敢站出來說實話的人是最愛波蘭的人,但是大家還是選擇沉默,讓這群最愛波蘭的人被殺,而自己隱身於兇手之列繼續口是心非…… 影片中最後赤裸裸的呈現屠殺場面,寫實的程度讓我離開戲院時還不住乾嘔,不是駭怕那樣的血腥場景,是駭怕推動這樣暴行背後的原因,為什 麼?導演安德烈‧華依達(Andrzej Wajda)本身也是卡廷的受害者,卻沒有探討任何關於 背後動機的議題,他並不想追究孰是孰非,僅僅是完全的呈現了這個事件對波蘭的傷害,剛離開 居酒屋戲院時我的腦袋滿滿的都是「為什麼?」不論是多爛的理由,難道你 要我相信史達林像「小丑」一樣只是為了好玩就下這樣的命令嗎?但冷靜下來後我開始了解導演的用心,因為探究背後的原因不但對現狀沒有幫助,反而更加觸動家 屬心中的傷口,還可能再度挑起國家的紛爭,沒有人希望看到歷史重演,了解,接受,並跨越,會比追究,憤恨,指責來的好。台灣的二二八也是一個敏感的歷史傷 口,至今真相仍未完全被還原,走進綠島的二二八紀念館,滿溢的悲傷還是叫人難以承受,希望歷史的真相能夠趕快被還原,然後,人民才可以踏上那一條長長的癒傷之路…… http://udn.com/NEWS/WORLD/WOR1/5530007.shtml 四月是最殘忍的月份。卡廷森林松樹下的積雪,尚未完全消融。俄國與波蘭總理齊聚在此,紀念卡廷大屠殺70周年。稍早,俄國軍樂隊曾在距離斯摩稜斯克20公 里處的森林中演奏,現在鴉雀無聲,被苔覆蓋的森林植被吞沒了所有聲響。 俄國總理普亭低下頭,向當年在卡廷斷魂的波蘭官兵致意;然後在墓前單膝下跪。1940年的4月和5月,史達林批准秘密警察格殺2萬多名波蘭戰俘,直接從頸後開槍。出身蘇聯秘密警察的普亭參加追悼會,意義自是不同。他又是首位參加追悼會的俄國總理,可望為俄波關係開啟新頁。 俄國總理普亭向當年在卡廷斷魂的波蘭官兵致意;在墓前單膝下跪。 普亭和波蘭總理圖斯克(左圖後)一起參加紀念活動。從蘇聯到俄羅斯,該國領導人向來否認與卡廷屠殺有關。雖然普亭始終未曾說出「道歉」,反而強調蘇聯紅軍 和老百姓也是納粹侵略的受害者,但普亭譴責大屠殺是泯滅人性的罪行,並批評史達林宣稱當年失蹤的波蘭軍官係「逃往中國東北」的說法是天大的謊言,顯示俄國 領導階層有意以新思維處理對波蘭的關係。 受害者家屬希望聽到普亭代表俄國道歉,但普亭也必須顧慮到國內的反彈聲浪。一項民調顯示,五成四的俄國民眾表示 新成屋對卡廷大屠殺毫無所悉。 致力於揭發史達林時期迫害行為的人權團體主席羅金斯基表示:「我們並未聽到普亭說出任何我們希望他說的話,但他的發言起碼又往前邁了一步。」只不過這一切,卡欽斯基再也看不到了。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愛在波蘭戰火時」之外 作者:朱立熙 日期:2008-07-18 http://www.rickchu.net/detail.php?rc_id=1556&rc_stid=14 酷熱的七月天,一週之內接連遭到三場屠殺事件的衝擊,那股灼熱與憤怒的情 緒,竟像烈火般持續在我心底延燒,久久不能止息。 10日晚間,以南韓「光州518民主抗爭」事件為主題的電影「華麗的假期」,在「228教師研習營」放映給學員觀看之後,讓人熱淚盈眶;男主角被亂槍 打死之前,聲嘶力竭地吶喊:「我不是暴徒,你們政府軍才是暴徒!」 13日,在家一口氣讀完「十字架上的校長」(2000年1月文經社出版),這是流亡澎湖的八千名山東中學生遭到強制編兵,引發「713白色恐怖事 件」,受難的校長張敏之夫人王培五的回憶錄。讀完全書,讓我對國民黨政權的冷血與無恥,深惡痛絕;這一天,受難家屬在澎湖海邊舉行五十九週年祭,並決定立 碑紀念,但台北馬政府無人聞問。 15日下午,看完即將在8月15日上映的電影「愛在波蘭戰火時」(Katyn)的試映會之後,一股無以名狀的歷史荒謬感,讓人在熱浪中幾乎要窒息。波蘭與台灣,戰時與戰後,時空環境雖不一樣,但歷史沈冤相似,轉型卻不正義也如出一轍。 一週之間的心情起伏,讓才剛開始的暑假,過得既火熱又悲情。 光州的屠殺,是全斗煥這個武夫為了個人的權力慾,暴力鎮壓民主市民的抗爭。新軍部勢力血淋淋的屠殺,在15年之後立即換來「現世報」,兩名前總統站上審判台以「叛亂」與「內亂」罪被處以重刑,還給光州人歷史的正義。光州這個民主聖地,成為舉世「清算過去」最徹底、最成功的象徵。 澎湖的屠殺,則是野蠻草莽的國民?有巢氏房屋珥x頭,對讀書人的蠻橫壓制,羅織罪名並濫殺無辜。陳誠高壓控制的台灣地區,為了防範共產黨滲透,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人。在那個荒謬的年代,人命如螻蟻。713事件兩天之後,陳誠宣布全台戒嚴,在長達38年的高壓恐怖統治之下,以匪諜與叛亂罪名被殺的外省人與台灣人 數,更多過於228大屠殺。但是,國民黨與軍方迄今不僅沒有一句道歉,更讓馬英九賺得一場場悲情政治秀的演出機會。 波蘭的卡亭森林屠殺萬人塚,則是被周邊強權輪番蹂躪的弱國,人民在戰火下的夢魘。戰後更因意識型態的對抗,讓真相與人性被歪曲,沈冤無由洗雪。 觀賞波蘭電影「愛在波蘭戰火時」這一天(7月15日),台北的官場正好在紀念解嚴二十一週年並追思「白色恐怖」受難者, 馬 先生繼續作他的秀,台下的受難家 屬則大罵他「作秀最會」,並怒吼要國民黨把黨產拿出來賠償。馬英九代表政府致歉,並承諾「會維護一個保障人權、維護法治的社會,讓冤案、假案、錯案永遠永遠不要在我們的土地上發生。」然後,他就在安全人員的簇擁之下,匆匆提前離開會場。 這樣的宣示,就像他幫人證婚時一貫愛講的一段空話(太太永遠不會錯,有錯一定是先生的錯……)一樣毫無意義,也毫無誠意。因為他的空話,根本沒有落實的可 能。否則,他不致於不敢面對白色恐怖受難家屬而提早落跑。這就是最典型「馬氏謊言」的具體展現:因為心虛而說謊,也因為說謊而心虛,所以,走為上策。 如果馬英九當天是認真地許下承諾,我只想問他一句話:「How?」請告訴我,你準備怎麼落實?怎麼做「才能維護一個保障人權、維護法治的社會,讓冤案、假案、錯案永遠永遠不要在我們的土地上發生」? 蹂躪人權、大量屠殺無辜,是人間至慘的悲劇。要撫平傷痛,杜絕悲劇重演,絕不是像婚禮上的「耍嘴皮」證婚詞,隨便信口開河,或是當「順口溜」說來取悅賓客而已,更不是競選的633支票,選後馬上可以跳票。保障人權、鞏固法治、深 新成屋化民主,那是要以實際行動去落實,而且,是不容打折的。 大家應該還記得,不過十二天之前(7月3日),行政院研考會才撤回「國家人權紀念館組織法草案」,研考會主委的說詞是,總統府不需要這樣的機構使組織臃 腫,人權是要落實在人民的日常生活裡。馬政府以這套說詞來唬爛,根本毫無說服力,更坐實他們本然就是反人權,也沒有誠意想要落實人權保障。 前後不過兩週之間的作為,就可以看出馬英九的國民黨政府,骨子裡就是「反人權」、「無自省」、並且「死賴皮」的劣質稟性。而且,從1945年接收台灣迄今,一以貫之,毫無改變;這也是所謂博大精深的「中國醬缸文化」在台灣落實的極致。 統治者的優越感與加害者的心虛,交相錯雜的矛盾心理,讓國民黨從來不敢面對自己齷齪與骯髒的過去。它只會一再灌輸給人民:不要回頭看,要向前看。它自己不 敢面對,也強迫人民要忘記。否則,就是「報復」,就是「分裂族群」。 「忘記過去,就是背叛自己」,這是國民黨當局從來不敢說出來的話。韓國人則把喬治‧桑塔雅納(George Santayana)的話時時掛在嘴邊,「未能記取歷史教訓之人,必受重蹈覆轍之苦。」 國民黨既然要人民向前看,馬英九如果真正有誠意「維護一個保障人權的社會」的話,請立即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或「真相和解委員會」,許台灣人民一個有人 權保障、可以向前看的未來。否則,他在7月15日的承諾,大家就當做是他作秀時耍嘴皮子的話,當耳邊風聽聽也就好了。 再回頭來看「澎湖713屠殺案」與「卡亭森林大屠殺」,我們可以發現有著有很多相似的歷史背景與戰時環境,甚至屠夫的本性,都無分東方與西方,也不論共產 陣營或反共集團。說得更白一些,史達林的蘇聯共產獨裁,與蔣介石的中國右翼反共獨裁,反人性的本質是一模一樣的。 卡廷大屠殺發生在1940年春天,當時的波蘭被納粹德國與蘇聯共黨東西分割佔領,波蘭人遭到希特勒法西斯主義統治,以及史達林的共產主 酒店經紀義鐵蹄蹂躪之際;台 灣則被日本殖民統治,軍國主義者把台灣當做南侵基地全力建設之時。台灣跟波蘭一樣,都處於被「軸心國」軍事動員的狀態。沒有自己、也沒有自主的能力。 終戰之後,台灣跟波蘭又同樣淪入不由自主的命運。一個被強權移交給國民黨政權,一個則成為共產蘇聯的附庸。於是,卡亭森林大屠殺的罪行在蘇聯老大哥的壓力 下,被扭曲也嫁禍給納粹德國。台灣則成為文化與文明衝突的煉獄,被接收不到兩年,爆發228大屠殺,再過兩年,又發生澎湖713屠殺,前者震懾了台灣人, 後者則為了震懾外省人。 戰時的法西斯主義與軍國主義,使波蘭與台灣都無法擺脫戰禍的凌遲;在戰後的國際冷戰時代,波蘭受盡共產主義的荼毒,台灣則飽嚐反共主義與戒嚴體制的殘害。 在「主義高過於國家」、「主權高過於人權」的時代,生命與人性尊嚴,完全被軍閥或獨裁者視為無物。波蘭共產黨政權要人民「簽字切結」蘇聯共產老大哥絕不會 犯下卡亭屠殺的罪行,「因為那種泯滅人性的大屠殺只有納粹政權幹得出來。」多麼醜陋又卑鄙的栽贓啊! 然後,台灣的反共獨裁政權也不遑多讓。228大屠殺與澎湖713屠殺之後,國民黨同樣不認錯,並且靠著戒嚴體制強迫人民噤聲,四十年都不准哭出聲音,不准 要求調查真相,不准要求恢復受難者的名譽。他們努力湮滅證據,還對受難家屬上下其手,分化與離間、高壓與懷柔並濟,於是有人自甘於認賊作父,受難者家屬反 而可以成為國民黨這個加害者的黨主席,真可謂曠世奇觀。 在光州與濟州遇到的韓國朋友,聽到台灣人這種「被殖民性格」的懦弱時,無不瞠目結舌,然後,他們才慢慢地吐出:「你們台灣人怎麼會這麼沒有格啊?我們光州 人絕不會去當全斗煥政權的官員而成為殺人魔的鷹犬呀!」 台灣的國民黨與波蘭的共產黨,在面對自力與他力造成的屠殺悲劇,竟然脫罪與栽贓的手法都是那麼雷同。所以,早年黨外人士就譏笑國共兩黨是一丘之貉,也像是 孿生兄弟,並不是沒有道理。今天,歷史事實更證明了,國?酒店兼職謐猁煽c質稟性,跟史達林的蘇共也無分軒輊,因為他們同樣具有「列寧式革命政黨」的根性。 台灣的228大屠殺與白色恐怖事件,直到解嚴之後才開始追究真相與平反冤屈;同樣地,波蘭的卡廷大屠殺也到1989年共產政權垮台之後,才開始揭露真相。 但是解體後的俄羅斯當局,仍不願承認與面對這段罪行。 台灣的屠殺悲劇,是從日治時代過渡到野蠻中國的過程中發生,無數台灣的菁英遭到謀殺剷除,為「中國化」的統治以及鞏固獨裁政權而鋪路。波蘭的卡亭屠殺,則 是在德蘇分割統治下,被異族蘇聯蓄意清洗種族菁英,以免「蘇維埃化」在波蘭遭到阻礙。 台灣與波蘭的國情儘管不同,但統治者為了「主義」(意識型態)與「政權」(權力)而屠殺,並利用戰爭的亂局濫肆蹂躪人權,犯下滔天罪行,無論如何是逃不過 歷史正義的裁判的。 如同波蘭在台記者沈漢娜所說,「歷史告訴我們,只有找出原兇,歷史傷痕才能撫平。」波蘭卡廷屠殺如此,台灣的228與白色恐怖何嘗不是如此!「愛在波蘭戰 火時」的導演華依達本人就是卡廷大屠殺的受難家屬,他也說:「解決政治與社會問題的最佳治療方法,就是將歷史事實展現,並誠實地陳述出來。」 波蘭與韓國同時在2007年推出歷史控訴的電影。「愛在波蘭戰火時」這部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波蘭電影,是關心轉型正義的台灣人這個暑假不可錯過的好 片;但可惜的是,以光州事件為主題的「華麗的假期」(南韓有史以來最賣座的電影,超過「鐵達尼號」),卻因為片商興趣不大,台灣觀眾恐怕沒有眼福了。 當歐亞國家不約而同地藉由史實電影教育人民轉型正義的重要性之際,台灣官方與民間卻仍麻木不仁。在此,我想給馬先生一個良心的建議,國民黨既然要求台灣人 「向前看」,那麼就學學韓國與波蘭,也看看人家如何落實轉型正義,「向光州看」、「向卡亭看」吧!只有國民黨政權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的過去(與兩蔣的罪愆徹底切割),並展現誠意建構保障人權的法律與機制,台灣這塊土地上才不會再發生大屠殺的悲劇 信用卡代償。  .
創作者介紹

kite

hrzmesgo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